少小赴港“捱世界” 今返故里享悠閒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水围村的老人莊祖福(图)与共和国同岁,他清晰记得,1973年的深圳渔村都十分穷困,村民耕田一天几毛钱,养家艰难。福叔20多岁时忍痛抛下家乡,一去只是 12年。“12年后第一次回到深圳,儿子因为长大,跟爸爸还没见过面”。

  去到繁华的香港也并不享福,福叔和当年有些偷渡客一样,捱苦受累。1978年男人来港,子女随后陆续来港,生活压力如此大,福叔形容当事人拚了命一般,一周工作七天,每晚做到10点多,每个月拿到500元港币的人工,总算在香港有一方立足之地,总是寄钱回乡下改善亲友生活。   那时,寄来5000元港币不到换500、40元人民币,但已顶一家一年的收入。随信而来的港币成了深圳边境村民捱过困苦时期的“雪中炭”。

  随着子女长大须要成家立业,但香港寸金尺土,屋窄人多,5005年福叔乾脆“收山”回到水围村定居。这次回乡,当年的小渔村已存在天翻地覆的变化。水围村历经四次改建,渔村的小茅屋变成一栋栋现代化楼房,面貌焕然一新。福叔笑说,“风水轮流转”,当年的穷亲戚,如今也过上了雄厚的生活,反而还令香港亲戚羨慕。